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江南北走,走啊走!

曾经大江南北走,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t.163.com/3705276151

 
 
 

日志

 
 

《草根,不主义》自序  

2012-05-30 06:3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郎遥远《《草根,不主义》自序》

当我们立言笃行时,请先自问:顶在脖子上是自己的脑袋吗?

 

任何一种人生理想,若演变为一种宗教般不可理喻的狂热追求,都不是一种快乐的生活方式。尤其在和平年代,每个人健康快乐充实地活着,比什么都重要。精英们愿以天下兴亡为己任,草根们乐以人生幸福为目的,其社会价值是一致的。众生皆平等。如果每个草根百姓经过努力奋斗,都能过上心情舒畅的幸福生活,那不就是精英们孜孜以求的理想吗?

我想,一个草根百姓生活的真幸福,比一打精英人士嘴里的伪崇高,更有意义。因为在封建官僚遗毒尚未清除的中国社会,一些伪崇高的精英们往往沦丧为专制者的一个工具,一枝口红而已。草根们的存在价值得到普遍尊重,草根们的基本人权得到充分保障,这其实就是现代宪政文明的核心所在,也是一个国家政治清明的起码要求。

中国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一个自由思想的传统,可以打造一个社会成员心灵和精神的家园。中国知识分子作为社会精英阶层的代表,千百年来在封建官僚专制下,痛苦地抉择于“道”与“势”之间。而中国知识分子所认同的“道”主要关切的对象是人间世俗之事,所着意的是构建社会的政治伦理秩序。这就决定了中国知识分子最终使命不在于求知,求真理,也不在于传播上帝或菩萨的福音,拯救人的灵魂,而在于治国平天下,“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正因为“道”统不具备超越性,因此,中国的“士”在现实中很容易便转化为“仕”,宏道的旨归落入为政权谋“势”。居庙堂之高则唱“治国平天下”,陶陶然作“入世”梦,退江湖则低吟“修身齐家”,隐隐然作出世想。中国精英阶层骨子里的最高理想是从“士”到“仕”,治国平天下,盼望的是做专制统治者奴役草根百姓的得力帮手。封建社会的精英们多以王道意识为本位,向来缺乏超越世俗格局的终极理想,不是狼狈为奸就只有归去来兮了,这便是中国精英得势就容易腐化变节,失势就做假隐士之根由。陈胜吴广起义,揭竿而起喊的也是“帝王将相宁有种乎”,至今仍在教科书中津津乐道。素不知,以帝王将相为人生最高理想,是中国封建社会沉疴中最具贻害性的,也是与现代宪政文明最格格不入的。秦末陈胜吴广喊得在理,21世纪中国的教科书仍在宣扬,则未免荒谬矣。中国精英们从古就没有让草根百姓真正靠得住。

在中国,无论哪个封建年代,精英们都或主动或被动地忽略自身存在的价值。正因为主体意识的缺乏,也诚如鲁迅先生说的“不悟自己为奴”,才导致精英阶层普遍的偶像崇拜,有很大一部分精英分子即使身处炼狱,仍对伟大而光荣、永远正确的领袖充满期待,陷入一种既可笑又可悲的困境。虽然在建国之后出现了遇罗克、顾准、张中晓等敢于担负社会道义的知识精英,但毕竟寥若晨星,大多数社会精英选择沉默,甚至在朋友遇难之际落井下石。俄国托尔斯泰可以为十几个农民同沙皇对峙,乃至被开除教籍:索尔仁尼琴能够不怕再度监禁流放而写出揭露斯大林专制主义罪恶的《古拉格群岛》,中国知识精英却只能令人失望。在一场大灾大难之前崩塌的中国知识精英群体,并非是一个本来就具备完整人格的群体。

顾准们之可贵,在于他坚定不移的独立思考精神。没有独立的思考,我们的头脑就成了别人思想的跑马场,我们也就成了别人思想的奴隶。人的尊严在于自由思考,人的高贵在于有独立灵魂。顾准说:“在每一个时代,都有一种统治的权威性学说或工艺制度,但大家必须无条件地承认,唯有违反或超过这种权威的探索和研究,才能保证继续进步。所以权威是不可以没有,权威主义则必须打倒”。

虽然中国不乏个体的优秀知识精英,但从整体来看,至今为止中国没有形成一个独立人格的社会精英群体,对官僚体制的依附已渗入不少精英分子的骨髓,甚至内化为他们的一种情感倾向以及认识、评判事物的既定思维方式。他们缺少顽强的意志,缺少独立的声音,缺少自己的道路,缺少鲜明的个性,缺少大胆热烈的真性情,缺少决一死战的大无畏。一些知识分子的才华,用在为帝王圣贤作传去了,用在寻仙问道去了,用在通过各种门道谋得一官半职,光宗耀祖、衣锦还乡去了。一些知识分子虽不平则鸣,也仅仅是埋怨自己生不逢时、圣贤不识其才,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中国近一百多年来连绵不断的战争、革命、政治运动和政治斗争,把全民族的知识界上上下下不容分说都卷了进去,迫使社会精英们不是充当斗士,便是无以维生。中国社会精英无一不打上深深的政治烙印,老是以权力的是非为是非,甘愿成为权力的诠释机、传声筒,更多的知识精英进入庙堂,成为帮忙的忠臣、帮凶的幕僚和帮闲的戏子。顾炎武喟叹:“士大夫无耻,谓之国耻。”许多中国社会精英的缺陷,不是缺乏才识和文采,而是缺失大勇大智,缺失自由的思想和独立的灵魂。

中国近现代史是社会精英们的各种主义鸣锣鼓吹和血腥搏杀的历史。封建帝制分崩瓦解后,各种主义粉墨登场。当主流意识形态强劲或失范时,主义成为草根百姓的福音,也往往摇身一变成为草根百姓的祸水。中国官民奴性的形成有一个漫长的时间,根除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奴性入骨难以救药。

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首先要做的是经济意义上的独立人,还要勇于摆脱对宗教的迷信,对权力的迷信,商业的迷信,更要破除各种主义的迷信,确立个体的生存哲学,建立超验的精神关怀,真正做一个自由思想、独立批判、坚守公平正义的社会精英。唯有涌现一大批大勇大智的社会精英,才是国家和民族之幸,才是草根百姓之幸。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