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江南北走,走啊走!

曾经大江南北走,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t.163.com/3705276151

 
 
 

日志

 
 

六祖坛经摘抄 顿渐品第八 、译文  

2014-09-20 15:29: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时祖师居曹溪宝林。 神秀大师在荆州玉泉寺。 于是两宗盛化。 人皆称南能北秀。 故有南北两宗顿渐之分。而学者莫知宗趣。 师谓众曰。法本一宗。 人有南北。 法即一种。 见有迟疾。 何名顿渐。 法无顿渐。 人有利钝。 故名顿渐。 
    然秀之徒众。 往往讥南宗祖师。 不识一字。 有何所长。 秀曰。 他得无师之智。 深悟上乘。 吾不如也。 且吾师亲传衣法。 岂徒然哉。 吾恨不能远去亲近。 虚受国恩。 汝等诸人毋滞于此。 可往曹溪参决。 一日。 命门人志诚曰。 汝聪明多智。 可往曹溪听法。 若有听闻。尽心记取。 还为吾说。

译文: 六祖居住曹溪的宝林寺, 神秀大师居住在荆南的玉泉寺。 那时两宗都弘法极盛, 人人都称南能北秀, 因此有了南顿北渐二宗的分别。 然而一般学者都不了解两宗的宗趣。 六祖对大众说: 佛法本是一宗, 只为人有南北之别; 佛法本只一种, 只缘见性迟速不同。 怎样叫作顿或渐呢? 佛法并无顿渐之分; 不过人的根器有利钝。 所以才有顿渐之称。
      然而神秀的门徒, 常常讥笑南宗六祖; 一个字也不认识, 还有甚么可取的长处呢? 神秀听了这话后就说: 他已得无师自悟的神智了, 深深地证悟到最上乘的境地,我不如他。 而且我的师父五祖, 亲自传授衣法给他, 难道是凭空传授的? 我恨不能远道前往亲近他, 在这里枉受国家对我的恩宠, 你们不要留住在这里! 可以前往曹溪去参访受决! 有一天, 神秀命令他的门徒志诚说: 你天资聪明而富才智, 可以为我到曹溪去听法; 倘若有聞所未闻, 要尽心力好好记取, 回来再讲给我听。  


2.   志诚禀命至曹溪。 随众参请。 不言来处。 时祖师告众曰: 今有盗法之人。 潜在此会。 志诚即出礼拜。 具陈其事。 师曰。 汝从玉泉来。 应是细作。 对曰。 不是。 师曰。 何得不是。 对曰。 未说即是。 说了不是。 师曰。 汝师若为示众。 对曰。 常指诲大众。 住心观净。 长坐不卧。 师曰。 住心观净。 是病非禅。 长坐拘身。 於理何益。  
     志诚再拜。曰。 弟子在秀大师处。 学道九年。 不得契悟。 今聞和尚一说。 便契本心。 弟子生死事大。 和尚大慈。 更为教示。 师曰。 吾聞汝师教示学人。 戒定慧法。 未审汝师。 说戒定慧。 行相如何。 与吾说看。 诚曰。 秀大师说。 诸恶莫作名为戒。 诸善奉行名为慧。 自净其意名为定。 彼说如此。 未审和尚以何法诲人。
      师曰。 吾若言有法与人。 即为诳汝。 但且随方解缚。 假名三昧。 如汝师所说戒定慧。实不可思议。 吾所见戒定慧又别。 志诚曰。 戒定慧祗合一种。 如何更别。 师曰。 汝师戒定慧接大乘人。 吾戒定慧接最上乘人。 悟解不同。 见有迟疾。 汝听吾说。 与彼同否。 吾所说法。 不离自性。 离体说法。 名为相说。 自性常迷。 须知一切万法。皆从自性起用。 是真戒定慧。听吾偈曰。 
                                      心地无非自性戒
                                      心地无痴自性慧
                                      心地无乱自性定
                                      不增不减自金刚
                                      身去身来本三昧
                                      
    诚聞偈悔谢。 乃呈一偈。 五蕴幻身     幻何究竟      逥趣真如       法还不净
    师然之。 复语诚曰。 汝师戒定慧。劝小根智人。 吾戒定慧。 劝大根智人。 若悟自性。亦不立菩提涅槃。 亦不立解脱知见。 无一法可得。 方能建立万法。 若解此意。亦名菩提涅槃。  亦名解脱知见。 见性之人。 立亦得。不立亦得。 去来自由。 无滞无礙。 应用随作。 应语随答。普见化身。 不离自性。 即得自在神通。 游戏三昧。 是名见性。 
      志诚再启师曰。 如何说不立义。 师曰。 自性无非。 无痴无乱。 念念般若观照。 常离法相。 自由自在。 纵横尽得。 有何可立。 自性自悟。 顿悟顿修。 亦无渐次。 所以不立一切法。 诸法寂灭。 有何次第。 志诚礼拜。 願为执侍。 朝夕不懈。

译文: 志诚奉了神秀之命到曹溪去, 他跟随大家参礼请教, 不说明自己从甚么地方来。 那时候, 六祖就告诉大众说: 现在有想暗中偷法的人, 潜伏在这法会中。 志诚听了忙从大众中出来向六祖顶礼。 完全将自己前来求法的因由说出来。 六祖说: 你从玉泉寺来, 应该算是细作了。 志诚回答说: 不是。 六祖说: 怎么说不是呢? 志诚说: 没有说明来意以前可以说是, 即是说明了就不是。 六祖说: 你师父怎样开示大众呢? 志诚答说:家师常指教大家, 要心住一处以自看净, 常习静坐而不倒卧。 六祖说: 住心看净之法, 亦是禅病而并不是禅。 常久静坐徒然拘缚自身, 在禅理又有甚么益处呢? 
        志诚再向六祖顶礼说: 弟子在神秀大师那里, 修学佛道已经九年, 未得契心开悟; 现在听和尚这么一说, 就能契合本心有所了悟。 弟子自感生死事最大, 希望和尚慈悲, 再给我教诲指示。 六祖说:我听说你师父教示学人以戒定慧之法, 不知你师父说戒定慧的行相是怎样说的? 你说给我听听看。 志诚说; 家师说一切恶事不可以去做叫作戒、 一切善事一定要奉行叫作慧、 自己清净自己的心意叫作定。 他所说的是这样的。 不晓得和尚是用甚么法来教诲学人呢? 
      六祖说:我若说有法说给人, 那就是欺骗你; 只是为了随顺方便来解除被缚人的束缚, 托个假名叫做三昧。 如你师父所说戒定慧, 实是不可思议。 但我对戒定慧的见解又是另一回事。志诚说: 戒定慧只应该有一种, 怎么说还有别的呢? 六祖说: 你师父所说的是戒定慧是接引大乘人, 我的戒定慧是接引最上乘人, 彼此所解所悟不同, 见性乃有迟速之异。 你听我所说和他所说的有相同么? 我所说大法, 不离自心自性; 如果离开自性体而说法, 就叫作著相说法。 这样就自性常常受迷了。 要知道一切万法都是从自性生起相用。 这是真正的戒定慧法;听我说偈:     
                           自心没有过失就是自性戒          
                           自心没有痴念就是自性慧
                           自心没有散乱就是自性定         
                           不增不减的自性坚如金刚
                           自身自由去来皆本于三昧    
   志诚听了偈后, 向六祖悔罪谢恩, 又呈上一道偈说:五蕴假合成幻身, 幻法怎会是究竟, 回趣自性真如体, 倘犹著法还不净。 
    六祖称许说是。 再对志诚说: 你师父说的戒定慧, 是劝小根智人的方法, 我说的戒定慧, 是劝大根智人的方法。 如果能悟见自性,也就不必建立‘菩提’、‘涅槃’ ,也就不必建立‘解脱知见’了;  要到实在没有一法可得的境界,才能在自性上随顺建立万法。如果能够解得此意, 就可以建立‘佛身’、‘菩提’、 ‘涅槃 ’、‘解脱知见’等佛法名称。 已经见性的人, 要立这些佛法名称也可以, 不立也可以。 生死去来, 自由自在, 无所滞碍, 当用之时随缘作用, 当说之时随缘应答, 普现一切化身而所作答不离自性,就得了‘自在神通’和‘游戏三昧’, 这就叫作见性。
     志诚再请问六祖说: 怎样是‘不立’的意义呢? 六祖说: 自性没有一念过非, 没有一念痴迷, 没有一念散乱, 念念都用智慧来观照本来心性, 念念离一切法的形相执著, 便能自由自在。 纵横三际十方都能悠然自得, 还有甚么可以建立的呢? 而况是自性由自己觉悟, 顿时开悟顿时修证, 不需要渐次阶梯, 所以不必建立一切法。 一切法本来常自寂灭, 还有甚么次第依循呢? 志诚顶礼拜谢, 发愿为六祖执侍, 早晚不曾有懈息。


3.  一僧志徹, 名行昌。 少任侠。 自南北分化。 二宗主虽亡彼我。 而徒侣竞起爱憎。 时北宗门人。自立秀为第六祖。 而忌祖师传衣为天下聞。 乃嘱行昌来刺师。 师心通预知其事。 即置金十两於座间。 时夜暮。 行昌入祖室。 将欲加害。 师舒颈就之。 行昌挥刃者三。 悉无所损。 师曰。 正剑不邪。 邪剑不正。 祗负汝金。 不负汝命。 行昌警仆。 久而方苏。 求哀悔过。 即愿出家。 师遂与金。 言。 汝且去。 恐徒众翻害於汝。 汝可他日。 易形而来。 吾当摄受。 行昌禀旨宵遁。 后投僧出家。 
      一日忆师之言。 远来礼觐。 师曰。 吾久念汝。 汝来何晚。 曰。 昨蒙和尚舍罪。 今虽出家苦行。 终难报德。 其惟传法度生乎。 弟子常览涅槃经。 未晓常无常义。 乞和尚慈悲略为解说。 师曰。 无常者。 即佛性也。 有常者。 即一切善恶诸法分别心也。 曰。 和尚所说。 大违经文。 师曰。 吾传佛心印。 安敢违於佛经。 曰。 经说佛性是常。 和尚却言无常。 善恶诸法。 乃至菩提心。 皆是无常。和尚却言是常。 此即相违。 令学人转加疑惑。 师曰。 涅槃经。吾昔听尼无尽藏读诵一徧, 便为解说。 无一字一义不合经文。 乃至为汝。 终无二说。 曰。 学人识量浅昧。 願和尚委屈开示。
     师曰。 汝知否。 佛性若常。 更说什么善恶诸法。 乃至穷劫。 无有一人发菩提心者。 故吾说无常。 正是佛说真常之道也。 又一切诸法若无常者。 即物物皆有自性。 容受生死。 而真常性有不徧之处。 故吾说常者。 真是佛说真无常义。 佛比为凡夫外道。 执於邪常。 诸二乘人。 於常计无常。 共成八倒。 故於涅槃了义教中。 破彼徧见。 而显说真常真乐真我真净。 汝今依言背义。 以断灭无常。 及确定死常。 而错解佛之圆妙最后微言。 纵览千徧。 有何所益。 
     行昌忽然大悟。 说偈云。       因守无常心             佛说有常性
                                                    不知方便者              犹春池拾砾
                                                    我今不施功              佛性而现前
                                                    非师相授予              我亦无所得
     师曰。 汝今徹也。 宜名志徹。 徹礼谢而退。 
     师见诸宗难问。 咸起恶心。 多集座下。 愍而谓曰。 学道之人。 一切善念恶念。 应当尽除。 无名可名。 名於自性。 无二之性。 是名实性。 於实性上建立一切教门。 言下便须自见。 诸人聞说。 总皆作礼请事为师。

     译文: 志徹比丘, 名叫行昌。 少年时曾做过侠客。 自从两宗分在南北弘法以来, 两位宗主虽都没有彼此争执, 但是他们的徒众即竞起尊自宗憎他宗的敌视局面来。 当时, 北宗门下的弟子, 自己推立神秀大师为第六祖, 而恐怕五祖传衣法给六祖的事被天下了聞知, 于是就买嘱行昌来暗杀六祖。 六祖有知他心的神通, 预先就得知此事, 于是就准备十两黄金放在床座间。 时在夜暮, 行昌进入六祖的室内, 正要刺杀六祖, 六祖从容伸颈就其刃, 行昌挥动利刃三次, 都没有伤害到六祖。 六祖说: 以正剑任侠就不应该有邪心, 有了邪心用剑自然就不会有正当的侠行。 我只欠人的钱债, 不欠你的命债。 行昌惊恐得僵倒于地, 好久才苏醒过来。 向者六祖哀求改过, 立即希望跟随六祖出家。 六祖就给了他黄金, 对他说: 你暂且回去吧 !因恐徒众聞知或将不肯容你, 以后你可以改装再来, 我会接受你的。 行昌禀受了六祖的意旨, 深夜遁逃而去, 后来别投僧团出家, 受具足戒, 精进修行。 
      有一天, 行昌想起六祖的话, 就从很远的地方前来礼见六祖。 六祖说: 我很久就在想念你了, 你怎么来得这么晚呢? 行昌说: 过去承蒙和尚慈悲宽恕我的罪过, 现在虽然出家勤修苦行, 但我始终觉得难以报答和尚的恩德。 大概只有追随您弘传佛法广度众生才能报此恩德于万一罢? 弟子出家以来常常阅读涅槃经, 可是不能明白‘常’和‘无常’ 的意义, 乞请和尚慈悲, 略为我解说其义。 六祖说: 所谓无常, 就是佛性; 所谓有常, 就是一切善恶诸法的分别心。 行昌很怀疑地说: 和尚所讲的, 完全和经文相反。 六祖说: 我是传授佛心印的, 怎敢违背佛说的经义呢? 行昌说: 经中说佛性是常的, 而和尚却说无常; 这就和经文相违背了。 使我对这个更加疑惑不解。 六祖说: 涅槃经, 我过去曾听无尽藏比丘尼诵过一次, 并为她解说过, 没有一字一义不合乎经文。 现在为你说的, 仍然没有两种不同的说法。 行昌说: 我的见识浅薄而又愚昧, 希望和尚慈悲为我委屈开示。
    六祖说: 你知道吗? 佛性如果是常, 还说甚么善恶诸法? 乃至于直到穷尽无量劫,也没有一个人会发菩提心。 所以吾说佛性无常, 正是佛所说的真常之道。 再说, 一切诸法若是无常, 那么诸法就都由各自的自性 各各去接受生死了, 而真常的不生不死之性就有所不周遍的地方了。 所以我说一切善恶诸法都是常, 正是佛说的真无常之义。 佛都是因为凡夫外道颠倒执说无常为常, 诸二乘人又执说真常为无常, 如此凡夫二乘共成八种颠倒见, 所以在涅槃经的满字了义教中, 破除他们的徧见, 而明白说出涅槃所具的真常、真乐、真我、真净四德。 你现在仅依经文的字句言辞而违背了经典的真义, 执以有断灭现象者为无常, 以及认定不变的死常为常, 而错解了佛说最后教诲的圆妙深意; 这些纵使阅读千遍经文, 有甚么益处呢? 行昌听了忽然大悟, 有偈说:
                                因为有执守无常的心,    所以佛说涅槃有常性;
                                不解方便破执的教法,    如在春池拾石当宝贝。
                                我现在不假任何用功,    自性真佛性竞得显现;
                                这不是师父有所授与,    我自己也是无所谓得。
     六祖说: 你现在已经究竟彻悟了, 应该名叫志彻。 志彻听了顶礼拜谢而退。


4.      师见诸宗难问。 咸起恶心。 多集座下。 愍而谓曰。 学道之人。 一切善念恶念。 应当尽除。 无名可名。 名於自性。 无二之性。 是名实性。 於实性上建立一切教门。 言下便须自见。 诸人聞说。 总皆作礼请事为师。

       译文: 六祖眼看诸宗派人问难禅法, 都心存不善, 于是把他们都集合在座下, 乃怜悯地对他们说: 学道的人, 对所有善恶的念头, 都应当一概尽行除却。 这善恶都不思量的境界, 无以名之, 假名之为‘自性’; 这无二的自性, 就叫作真如实性。真如实性上建立一切教法, 便须在教法言下立即自见自性! 诸宗人听说后, 都虔诚顶礼, 请求事奉六祖为师。


     论义: 佛法无定法, 在乎运用适得其机宜。 佛以人执著佛性为‘无常’, 故说‘有常’, 以人执著一切善恶诸法分别心为‘有常’, 故说‘无常’。 六祖因志彻执著佛性为‘有常’, 故为之说‘无常’ 。执著一切善恶诸法分别心为‘无常’, 故为之说‘ 有常’。 此种应对之法, 乃是就其执相而为对治, 藉“二道相因生中道义” 之理, 使其彼此可以相因互破, ‘常’与‘无常’ ; 二执尽除, 而显现中道胜义的理体。 故佛性无常或无佛性之说, 是为未学谓学、 未悟谓悟、 未证谓证、任情放逸而不知惭愧的人说, 亦是为执著佛性而有‘佛性相’ 遂致醍醐亦成毒药者言之。 总之, 佛性原是“非常非无常”的。 常或无常的各别为说, 并不是论定是非, 只是一个随机应用的“破执法” 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